辦公室三人同時轉頭看向來人,武修臉上的表情瞬間變的很疑惑。

當時馮智離開后,武修本來想在教室里找個證人,結果并沒有合適的人選,而眼前的任陽那會并不在教室。

周連海眉頭一皺,問道:“任陽,你來干什么?”

“我來證明武修所說是真的啊!”

“你?”

任陽點點頭,說道:“對啊,我是目擊者。我看到了,是馮智打的武修,而且馮智下手還特別狠,我去拉架的時候,攔都攔不住,還差點連我都給打了。那場面,你別提多危險了,我現在想起來都后怕。”

“——”

武修突然覺得任陽是不是來搗亂的:拜托,你這么說誰會相信啊!

“那為什么武修毫發無損,可你看看馮智頭上的紫青。”

任陽分別看了看二人,強行辯解道:“——那是馮智當時打的太激動,不小心自己嗑到了桌子上。至于武修沒受傷——應該是他皮厚吧!”

噗——武修突然有一種想吐血的沖動,要不是因為周連海在場,他肯定會沖上去和任陽大戰三百回合。

你到底是來幫我的,還是來害我的?

果然,周連海搖搖頭,冷笑道:“恐怕你的證明我無法相信,因為你的理由太牽強,完全不能說服我。”

“我也可以證明。”

又一個聲音傳來,不過這次是個女聲。

武修看到女子后,先是一臉詫異,接著開心道:“瞿依依,你怎么來了?”

瞿依依并沒有理會武修,她只是看著周連海,一臉認真地強調道:“老師,武修所說都是真的。”

周連海對瞿依依的印象一直非常好,她是那種學習成績好,性格又很文靜的學生,周連海對她抱有很大的希望。

看到她此刻的表情,周連海想了想,他轉頭盯著明顯有些心虛的馮智,說道:“你是個好學生,你說實話,這件事我會從輕發落。到底是你在說謊,還是她在騙我”……

武修沒事了。

周連海只是批評了武修,讓他做了檢討并寫了份不再打架的保證書,最后叮囑武修:“現在距離高考僅剩幾個月,但你還是有希望。千萬別放棄自己,回教室學習吧!”

而馮智也寫了份保證書,保證他不會再騷擾瞿依依。

本來周連海還想讓任陽也寫一份,保證自己不會再做偽證。可任陽始終堅持自己說的是“事實”,他并沒有做偽證。

“真是鴨子嘴——死硬。”周連海最終無奈道:“算了,看在你學習好的份上就不和你計較了。”

走出辦公室,武修本來想對瞿依依表示感謝,不過她早已經走遠了。武修剛想追上去,卻被任陽一把抓住:“修哥,感動吧?為了你,我都不惜做了偽證。”

“呵!你是來幫我的,還是來害我的?”武修沒好氣道。

“當然幫你啊!”任陽一臉認真地說道:“我這個人最大的優點就是重情義,為兄弟,我兩肋插刀毫無怨言。”

正說著,馮智來到了二人身后。任陽瞥了眼馮智,不屑道:“以后不要覺得自己學習好就可以囂張,你有我學習好嗎?我打了你,就算你告到學校,你覺得學校會更偏向誰?

我警告你,你再敢對我修哥和未來嫂子瞎動心思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馮智并沒說什么,他只是瞪了武修和任陽一眼便離開了。

“哎,你還敢瞪我,信不信我現在就揍你?”

任陽揮著拳頭對馮智的背影一番威脅后,轉頭看著武修,笑呵呵地問道:“怎么樣修哥,對我的表現還滿意吧?”

“行了,別扯那些沒用的,有什么事說吧?”

“嗨,我能有什么事?”

“那行,咱們回教室,你別讓我幫你做事。”

看到武修要走,任陽急忙上前攔住,說道:“好吧,大家都是兄弟,我就不跟你客氣了……”

在任陽的解釋下,武修這才知道,那次他們吃完飯后,任陽就從洪月那里要走了夏彤的聯系方式,然后開始和夏彤在網上聊起來了。

雖然那次吃飯,任陽在夏彤面前表現的很差勁,可他在網上卻能每天都把夏彤哄的樂呵呵的。

武修愣了下,不過想到任陽之前在網上不知道已經交了多少個女朋友后,他也就釋然了。

“那挺好的啊!”

“好什么?夏彤嫌老在網上聊沒什么意思,她說又不是分隔太遠見不到人。她讓我趕緊找時間見面,說我要是再推脫下次,那她就把我拉黑。”

看著任陽期待的眼神,武修想了想,試探性問道:“你該不會是想讓我代替你去見夏彤吧?她又不傻,而且還見過我們,肯定分得出來誰是誰啊?”

“你想啥呢?我是希望你能陪我一起去見夏彤。”任陽一副回憶的表情,傷感道:“多次網戀后見面的經歷告訴我,網上聊的越好,見光越容易死,所以我一個人去,害怕。”

“——”

武修回到教室的時候,瞿依依已經在學習了,他對瞿依依溫柔地笑道:“剛才謝謝你了。”

“沒事。”

“哦。”

看著瞿依依一直低頭學習的樣子,武修想了想,忍不住問道:“為什么你好像話很少?”

“多做事,少說話,行動永遠比語言更有說服力。”

“是吧?”武修笑著附和道:“其實我的真實性格也很內向,我也不喜歡說話。”

  。酷匠`^網%K正z版…首發0

“噢?沒想到你還是雙重性格啊!”

“——咳咳,那我不得精神分裂了?你就不能盼望我好點啊?”

瞿依依翻了個白眼,說道:“整天惹事打架,你能好嗎?”

武修一臉委屈地說道:“不是,我什么時候惹事了,都是事惹我的好不好?其實我可不喜歡打架了。”

“那就別打架啊?你知不知道,校園暴力就是你們這樣的人引起的。”

“——姐姐,那跟我有什么關系?其實說到底我也是受害者。我整天被人家欺負,然后偶爾反抗一下,你就這么誤會我。天吶,真是太冤了。現在要是六月,肯定下雪了。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