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天瞠目結舌,他沒想到最后還是被這群靈藥擺了一道,關鍵是,情況似乎和自己猜想的有些大相庭徑,混元仙根可能是仙藥沒錯,錯在它們之間的關系好像沒這么和諧,這些靈藥竟然是被它拘禁在此地的,如今自己斬下一截仙根,相當于打破了此地的禁制。

于是,眼前出現了很戲劇的一幕,無數的靈藥拔地而起,紛紛從仙土之中逃離出去。

“這片空間裂痕,不能滯留太久,馬上就要陷入混亂了,要趕緊離開這里。”凌天感到了周圍的動蕩不安,空間很不穩固,隨時都有可能坍塌,以他如今的境界,一旦陷入虛空亂流之中,絕無存活的可能。

所以他沒有猶豫,將手中的仙根收好,直接轉身離去。

另一邊,在大殿里爭奪寶物的眾人,此刻終于也感覺到了不對勁,有磅礴的靈氣從隱蔽的空間里席卷而來。

“我看到了什么,好像是一只長了翅膀的兔子?”有人抬頭看到這一幕,整個人都愣住了。

“竟然是兔桂靈藥,傳說中的養神大藥啊!”后面有人激動喊道。

  z最新Y:章x|節上MN酷匠f!網☆0

白兔嗖的一聲沒影了,受了驚嚇,張開翅膀就飛遠了。

“不只是兔桂靈藥,還有好多,成群結隊,這是天降靈藥雨了嗎?!”

接下來的一幕,簡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,無數的靈藥從空間裂痕里逃竄出來,一個個藥氣無比磅礴,將這片空間都滋潤的潮濕起來,這是藥氣凝為液體的前兆。

“我感覺我要突破了!好飽滿的藥氣,只要一株,我就能突破凝丹境!”有人大喊大叫,朝著遠處的靈藥抓去。

于是乎,更多的人加入了搶藥大隊,紛紛祭出法寶,朝著遠處的靈藥哄搶而去。

“他奶奶的,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家伙,也敢動手!”

這些靈藥都是千百年的道行,被一群通玄境的毛頭小子如此無視,簡直是欺藥太甚……頓時火上心頭,大打出手。

“砰!”

有人被老樹精一巴掌呼飛,半張臉都腫了,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“學什么不好,我讓你打劫,讓你打劫……”

一株蝸牛形狀的靈藥,舉起自己背上的殼,將一位年輕的修士敲暈了,一屁股坐在他身上,一邊嘀咕一邊蹂躪道。

更遠處,還有一只蝴蝶外形的靈藥,扇動翅膀,形成一道道恐怖的颶風,將眾人吹飛。

“這尼瑪都是什么東西,靈藥成了精嗎?!”有人哭喊道。

“喂,你小子會不會說話,叫我蒲大人,不是什么東西……呸,你才不是東西!”那道蒲公英模樣的靈藥沒好氣的說道。

但下一刻,它話音戛然而止,因為,有仙宗的天才人物出手了,祭出驚天的法器,將周圍虛空封鎖,瞬間將它捕獲。

“啊……”另一株靈藥慌了,放下手中蹂躪的修士,直接逃走。

“風緊扯呼!”不知那株靈藥叫嚷了一聲,撒丫子就撤。

場面再次混亂起來,有人族的修士被打飛,也有天才弟子出手收取靈藥,不過總體來說,收獲并不大,畢竟事發突然,等他們反應過來以后已經晚了。

當凌天等人從空間裂痕里出來的時候,他就聽到有人在背后撒布傳聞,告訴所有人,凌天在里面得到了大造化,取得了逆天仙藥!

凌天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躲入虛空之中,很明顯,是那位魍魎門的青年故意放出的話,要以牙還牙,報之前的仇。

“你在找死!”凌天臉色冷冽,之前就不該讓他離開,為自己埋下了禍根。

“他來了!”有人看到了凌天現身,紛紛逼近了過來,彼此目光熱切,盯著凌天,想要看看所謂的逆天仙藥的模樣。

“真正的逆天仙藥還在里面,我只取了一截根莖,你們想要的話,自己進去取。”凌天指了指身后說道。

蠻古一步踏出,點頭說道:“沒錯,我以自己的人格擔保。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聞言不禁一陣腹誹,你小子看似老實,其實一肚子壞水,一路坑蒙拐騙過來,有人品這東西嗎?

“時間不多了,里面還有一尊仙藥在,如果不趕緊進去的話,或許就徹底錯失良機了。”凌天老神在在說道,并不慌張。

眾人見他口氣如此篤定,不禁動搖,有人忍不住動身而去,剛進入空間裂痕中。

“天啊!我看到了什么,高達萬丈,真是一株通天仙藥嗎?”

瞬間,所有人都沸騰了,有隱藏在其中的天才出手,祭出秘寶,攻向了那片空間裂痕。

然后,下一刻,巨大的碰撞聲傳來。

那位天才剛剛動手,就被一道狂暴的根莖直接洞穿身體,連同法寶一起成為了仙土的肥料。

瞬間,所有人都如墜冰窖,這哪里是什么仙藥,而是催命符,誰敢湊上去,絕對下一刻就要成為肥料。

有人不服氣,仗著有門派賜下來的法寶,想要收服這株曠古的仙藥,一番激戰之下,卻被直接斬殺,法寶打成了碎片,鮮血灑遍長空。

“不好,這片空間裂痕要崩潰了!”

有人驚叫,想要逃離,卻已經來不及了,下一刻,整個裂痕徹底崩潰,陷入一片空間亂流之中,那人甚至連呼救都來不及,直接被罡風刮成了碎片,神形俱滅。

“凌天,你太過分了,竟然故意透露假消息,殘害同門的性命!”

就在凌天準備趁亂離開的時候,有人故意點出了他的名字。

凌天冷哼一聲,鏘的一聲,祭出夏雀劍,直接一劍朝著虛空某處斬去!

“哧!”

虛空顫動,一道身影從里面飛了出來,口中吐血,身上多處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來,他臉色陰沉無比,盯著凌天說道:“你會死的很慘。”

“哧!”

凌天也不廢話,直接輪動劍鋒,掃出一道恐怖的劍芒,通天徹地,直接將魍魎門的青年掃飛,血雨紛飛。

“要殺便殺,哪里來的廢話。”凌天強硬回應,絲毫不畏懼他的威脅,手握夏雀劍直接追了過去,這是打算要斬草除根。

然而,那道身影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強,再次沒入虛空之中,難以找尋蹤跡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